中美欧港口大拥堵,症结何在

来源:环球时报

深圳盐田国际堆满了密密麻麻的集装箱。

编者的话: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直到今年,在全球一些主要港口出现多年不遇的奇观——就像我们在城市里看到的堵车一样,巨大数量的船舶被困水上,等待入港卸货。排在美国洛杉矶和长滩的船舶队伍,甚至沿着海岸线延伸了20多公里。是什么原因造成全球大面积的港口拥堵?中国港口是否有类似情况?港口拥堵给哪些行业带来机会?《环球时报》驻各地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中国:集装箱只出不进,一箱难求

本报记者 赵觉珵

进入2021年,被称为“深圳对外贸易的晴雨表”的盐田国际集装箱码头(盐田国际)堆满了密密麻麻的集装箱。在刚刚过去的1、2月份,拥有华南地区最为密集的国际航线的盐田国际,吞吐量同比增长超过40%,并且还新增包括美加、美西、南美等9条国际航线。

从今年春节前开始,盐田国际的作业量大幅上升,港口附近的货柜车甚至一度拥堵绵延几十公里。《环球时报》记者获得的一份盐田国际2月初发给深圳市集装箱拖车运输协会的情况通报显示,码头堆存重箱近30万标箱,为历史最高峰,堆存密度近乎极限。在分析原因时,盐田国际称,该港口以欧美航线为主,因疫情原因,欧美港口操作缓慢,影响航班正常运行时间,导致港口堆存重箱的周期从正常的3-5天,延长到9.5天左右。有业内人士向《环球时报》记者透露,近日盐田国际拥堵状况有所缓解,多条热门国际航线价格也出现回落,但货运需求依然旺盛。

盐田国际经历的这种状况近期也在中国多个大型港口出现。据业内人士介绍,从春节开始到节后的半个多月之间内,通常是航运的传统淡季,但中国港口今年的这个“淡季”却一点不“淡”。根据国内主要港口最新披露的2月份数据看,上海港、厦门港等2月的吞吐量均创历史同期最高纪录,集装箱吞吐量都实现两位数增长。上海航运业分析师吴明华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中国港口迎来如此繁忙的“淡季”,主要原因是目前全球对“中国制造”的需求量大增,而由于美国等地港口运转受疫情影响,一些出口订单比往年发货更早,而去年下半年开始出现的集装箱短缺加剧了这一情况。

《环球时报》记者去年11月曾前往上海洋山港采访,相关负责人表示,洋山港进出口自去年4月开始逐渐恢复,进入下半年增长速度加快,月集装箱吞吐额连续创新高。由于疫情导致人们更多居家生活,中国生产的小家电、扫地机器人等成为新的出口增长点。

中国出口量激增,受疫情影响的欧美国家经济却依然未能完全重启,也给全球航运业带来了少有的集装箱短缺问题。上述洋山港负责人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由于疫情影响多个国外主要码头的运转效率,导致很多空箱滞留当地没办法带回中国,“一箱难求”的状况从去年下半年起一直持续,空箱成为比仓位还紧缺的资源。

以目前最为繁忙的太平洋航线为例,美国西海岸多个港口已经拥堵不堪。吴明华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由于疫情原因,美国西海岸一些港口业务量下降导致裁员,加剧拥堵。吴明华说,通常在美国港口卸货需要24小时,但最近已经需要3至5天甚至更长时间,破坏了供应链和国际贸易。

而中国的集装箱制造商也一直在满负荷生产,不少工作人员在春节期间也要加班加点。但集装箱制造商胜狮公司的市场经理张先生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由于钢铁等原材料成本上涨,短时间内进一步扩大产能较为困难。

当前全球航运激增、港口压力增大的情况也反映在对港用大型机械的设备上。振华重工是全球最大的港机制造商之一,该公司港机经营部总经理陈强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港机的需求有一定滞后性,反映的是未来预期。而从振华重工订单情况看,国内对港机订单在去年下半年始终保持增长,而海外订单则在去年第四季度激增,这也折射出航运业近期出现的爆发式增长的需求。

陈强称,经过此次疫情,港口自动化、智能化的趋势更加明显。以国内为例,如上海洋山港四期已建成全球最大的单体全自动化码头,由于招工难、防疫常态化需求等原因,港口自动化、智能化发展速度将加快,未来港口工作人员也将从日晒雨淋的技能型作业,转变为在控制室内的监督型、管理型工作。

对于接下来全球航运业与港口运转何时能恢复正常,有业内人士认为,随着更多的航运公司开始下大力量将空箱运往中国,混乱的状况将逐步缓解。陈强也表示,欧美的新冠疫苗接种计划正逐步推进,相信在这些国家工作生活恢复常态后,供应链可以恢复正常。《环球时报》记者也注意到,上海航交所最新发布的上海出口集装箱综合运价指数和中国出口集装箱价格指数均出现下降,显示出市场正在出现回调,但航运需求依然处于高位。

港口老化欧洲趁此机会要改造

本报驻德国特约记者 青 木

德国汉堡港是欧洲第三大港口,在汉堡港装卸的集装箱中有1/3来自中国或将运往中国。汉堡港港口营销协会(HHM)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仍以绝对优势蝉联汉堡港第一大贸易伙伴,往来集装箱量达240万标箱。

《环球时报》记者近日在汉堡港区看到,这里的集装箱一层叠一层,几乎没有空出的地方。几十艘大货轮停泊在港口。这是记者前几年采访汉堡港所没有经历过的。港口营销协会的负责人告诉记者,进入去年下半年后,由于集装箱大增,加上劳动力短缺、交通堵塞,船舶在港口等待时间延长,导致空箱返回延误。目前,超过6000交易箱的船舶在港平均停留时间达到三四十小时以上。

受影响的不仅是汉堡港,英国最大的港口费利克斯托,通常处理英国所有集装箱运输量的四成,而现在船只在港口的平均停留时间也要超过30个小时。这种状况迫使托运人将货物转移到其他港口。欧洲最大的港口荷兰鹿特丹港、第二大港口比利时安特卫普港等,也因拥堵导致货物堆积、船舶延误。

市场研究机构IHS Markit的报告称,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到2021年,全球主要港口的拥堵情况逐步激增,装卸6000多个集装箱的船舶需要在港口平均花费83个小时以上,耗费时间同比增长20%。

多年不遇的港口大拥堵,给了欧洲一些基础设施老化的港口提升改造的机遇。为了增加港口的利用率,德国企业发明一种集装箱自动高架仓库,目前已经在汉堡港、迪拜等港口试用。一个集装箱位置最多可堆叠11层,而不是一般的6层。今年汉堡还将完成易北河拓宽加深工程。德国《经济周刊》18日报道称,中国交建集团有望获得疏通易北河,并在汉堡和施塔德建设港口设施的5000万欧元大合同。

总部位于汉堡的德国最大集装箱运输公司赫伯罗特,拥有234艘现代化集装箱船。该公司主管马库斯告诉记者,由于中国集装箱需求庞大,他们购买及租赁约30万个标准箱,同时想方设法尽快让空箱返回中国,但仍不能缓解巨大需求。

至于集装箱里到底装些什么?马库斯告诉记者,主要有家庭运动器材、娱乐电子产品、家具、电钻等DIY工具,以及咖啡机和吐司机等家用电器。当然,口罩、防护服、新冠自检包等也持续供不应求。许多德国贸易商和零售商也向记者表示,现在他们手中的“中国制造”都已经快售完。如果没有新的货物到来,他们在这股网络购物潮中也将失去机会。

集装箱制造企业也受益于短缺。全球约60%的货物通过集装箱运输。海运每年运输1.5亿个集装箱。目前,这些集装箱都在全力运转。德国电视一台称,去年初,全球货运价格仍处于历史最低水平。但从当年3月起,从中国运到欧洲的集装箱成本不断攀升,现在几乎增长10倍。去年初,一个集装箱租金需要约1000美元,现在价格已高达1万多美元。丹麦货运公司Sea Intelligence Consulting的创始人严森表示,目前,全球货运集装箱制造商正在全速制造新集装箱。同时,许多贸易商正在收集二手集装箱。目前一个二手集装箱的价格已超过1500欧元,几乎与之前全新的集装箱一样贵。

此外,航运公司也是港口大拥堵的赢家。全球最大的集装箱航运公司丹麦马士基的数据显示,由于集装箱船的需求增加,去年第四季度,该公司的营业利润增长85%,超过27.1亿美元。德国最大集装箱运输公司赫伯罗特也预测2021年利润将“明显超过”前一年,预计为33亿美元,比2019年的水平高出1/3以上。

美国:货物只进不出,需求庞大

本报驻美国、新加坡特约记者 秋 辰 辛 斌

美国东海岸、西海岸和墨西哥湾沿岸港口,承载着美国与世界各国进出口的全部容量。美国媒体近日报道称,在洛杉矶沿海,有20多艘装满健身自行车、电子产品和其他大众化进口产品的集装箱船沿着海岸线绵延了20多公里,已停泊了几天甚至几周时间等待卸货。据统计,美国10个最繁忙的港口中,至少有7个经常面临拥堵,根本症结在于港口工人劳资纠纷、基础设施跟不上需求、管理调度系统落后等多种复杂且难以解决的原因,加上疫情特殊时期,港口便陷入僵局。

美国港口的拥堵“牵一发而动全身”,让远在亚洲的港口转运枢纽中心新加坡,也从去年9月份起,出现船只抵岸和集装箱数量激增的情况。据新加坡《商业时报》报道,目前新加坡港货船转运时间从过去的最多两天,拉长至目前的5到7天。除了新加坡,马来西亚的巴生港和斯里兰卡的科伦坡港等,也出现类似问题,来自这些港口的货物也已转移到新加坡装卸。新加坡物流业者立升物流告诉新加坡《联合早报》称,新加坡海港是重要的中转站,货柜在这里卸下再装载运往其他地区,但疫情造成全球海运存在多处瓶颈,停留该国的货柜无法准时转运,抵岸船只也出现拥堵情况。

新加坡《海峡时报》称,突然的需求增长是造成延误的主要因素之一:由于新冠旅行限制,人们被迫待在家里,家居用品和其他设备的支出增加,加上大量购买医疗设备以用于控制病毒爆发,集装箱量也随之在下半年反弹。迄今为止,远东至北美的航运量增幅最大。与2020年上半年相比,2020年下半年的吞吐量增加了360万标准箱,与2019年下半年相比增加210万标准箱。

《联合早报》分析说,除了疫情,干扰海运供应链的另一重要因素是美国消费需求大增造成当地进口与出口差距扩大。洛杉矶港口数据显示,1月份抵岸进口达43.7609万个标准箱,出口却只有11.9327万个。将近28万个空箱滞留当地,同比增14.5%,亚洲却面对集装箱短缺。

为解决集装箱供需不平衡的问题,一些承运商已经开始大量将空箱运回亚洲。据彭博社近日报道,由于空箱运回中国可以带来高额利润,一些承运商拒绝运送美国的农产品,而选择尽快将空箱运往中国,再运输中国商品。美国洛杉矶港务处负责人吉恩·塞罗卡说,在美国最大的集装箱货运港洛杉矶,每4个返回亚洲的集装箱中,就有3个是空箱,而正常情况下,这个比例是50%。上月初,中远海运一艘20万吨级大型集装箱船曾一次运送1.5万个标箱抵达宁波,以缓解中国港口集装箱短缺的情况。

《纽约时报》称,一些专家认为,随着疫苗接种人数增加,生活恢复正常,美国人将再次改变他们的消费方式,从购买商品转向体验生活,这将减少对集装箱的需求。但即使发生这种转变,零售商也将开始为年终节日购物狂潮囤积库存。拜登政府的刺激计划可能会带来更多的就业,进而引发又一波消费潮,因为曾经失业的人将有钱更换老旧家用电器、买新衣服。▲

Posted in 新闻资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